喵喵子

💙💙💙💙💙
自娱自乐
什么都吃(×)
两个🍊队长🐬我都爱

从前天开始,我有些忧郁

想勾搭个我爱上的妹子,却迟迟说不出口

对基友说,感觉自己失恋了


基友说,你上啊!

可是……她大二啊!


还有超可爱的妹子才高二啊!


要考研的也就算了还有要高考的,我怎么勾搭啊!

她们那么可爱那么青春那么前途如花路

我真的好喜欢她们……


想起当年玩msn space,认识的都是可爱的姐姐哥哥,

哦,然而现在的我,认识的新朋友都比我小呢


推理可得……呵呵。


新年就要来了,走进人生下半段的我,好忧郁……呢。




生日快乐


黑也好白也好

做你开心快乐的事便好


生日快乐


昨晚看这段repo还觉得是翔哥开玩笑cue他……今天再看到,突然觉得翔哥是真的想让他说的吧??他羞涩了吧???

是真的有要告知的吧???
还是我疯了??

翔哥今天再cue他啊!!!

妈呀我智这什么小嫩脸!!

都怀疑他17年下半年到18发生了什么……
通宵画画??还是不舒服了……一直疲惫没精神……

这,眼袋也没了眼睛又美了节目上也调皮起来……可爱炸

By Your Side 之 矢野健太 (BG)

by your side

角色同人……我不在演员表,但我在你的身边。

BGBGBGBG……

奶个我智新角色!!









矢野健太(上)

1.

“健太?……健太!你怎么站在这儿发呆?”我一边抱紧怀里的道具箱,一边顺着他的视线向墙上新贴的海报望去。

“Gise……lle?新出道的乐队?摇滚?”我不太认识海报上女孩子的脸,不过电视台走廊墙壁海报三天两头就会有新面孔出现,也不算稀奇。
“嗯……”矢野健太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声,回过头来看看我,随手接过我怀中的箱子,同我并排向道具室走去。

“你该不会喜欢摇滚吧?”我笑嘻嘻地问他,他刚才看得可真入神:“儿童歌曲和摇滚的风格差得可是有点大哟~”
“……”他没有说话,继续沉默地向前走着。奇怪,心情又不好了么?

想起来有一段时间,洋子总喜欢把矢野健太叫做“那个新来的心情不好的家伙”,一起吃午餐时她总会对我聊起他是如何臭着一张脸唱歌跳舞,或者又是怎样把“王子”气到罢演,有时候甚至连温柔的真锅小姐都被他惹得火冒三丈。
虽然那时候我还没调到“大家唱”节目,却真的听了不少“新来的心情不好的家伙”的故事呢。

所以当我调来这个节目组的第一天,我就迫不及待地凑去洋子身边悄声问她:“是哪个人啦,你常说的矢野健太?”
“喏,就是那边那个啦,橡子啦!”洋子指着台上一个黑乎乎的物体说。
“哈?”
我使劲眨眨眼睛,儿童节目的化妆风格要这么写实的吗?那家伙连脸都被凃成橡子一样的深棕色啦!

我在台上忙着布置道具花草时,橡子君,啊不,矢野健太就在旁边倚靠在树干,嘟嘟囔囔在说着什么“好烦好累,不想干了”,哈哈果然和洋子说得一模一样呢,是个没干劲的家伙。

我弯下腰,正想用木锤把这次布景需要的篱笆钉结实,脚却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身后原本靠在大树上的一架梯子就冲我直直地砸了过来。“啊!”
我下意识地抱住头,准备重重挨上一下的时候,一个人影却突然飞快地闪了过来。

一只胳膊迅速地扶住了倒下来的梯子,另一只胳膊却握紧我的肩头将我拉入一个安全的怀抱之中。
“没事吧?”一个声音问我。明明刚才这个声音还在懒洋洋地抱怨,现在却带着一丝紧张确认我的安全。
“你是新来的吗?要小心一点啊!”

“……”发生在刹那之间的一切让我说不出话来,只是呆呆地抬头,望向近在咫尺的,那张黑乎乎的脸。
那张脸离我是那样地近,让我清清楚楚地发现了两个事实。

一是矢野健太的眼睛明亮地像晴日下的海。

二是原来他的肤色并不是化妆化出来的啊。

2.

“放这里可以吗?”健太说着把箱子放在道具室的桌上。
“多谢啦健太!”我一边把箱子里的坏掉的道具拿出来,一边对他说:“今天你的录制也要持续到下午吧?我午餐便当带了生姜烧,要不要一起吃?”
“真的?总蹭你的午饭吃,多不好意思!”他嘴里说着客气话,脸上分明是超级期待的样子。
“健太喜欢吃,我就最开心了!”看着他明亮起来的脸,觉得整个早晨在厨房的忙碌真是超值。

“怎么这么多坏掉的道具?”他坐在桌子边,歪头看我用工艺胶粘补道具兔子坏掉的耳朵。
“因为有两只坏狗熊打架,差点把整个森林都毁了。”我看他一眼,故意叹着气摇摇头。
“啊,这样!”他才意识到这满桌的折断的道具草丛和小动物是他和齐藤发生冲突那天的布景。

他拿起那只断了翅膀的小鸟,看着它的眼睛说到:“抱歉!”
“喂喂,对我说抱歉才对吧?”
“非常抱歉!”他却让小鸟转向我,让它冲我鞠了一躬。
“它才没有错啦!”我从他手中把小鸟夺过来放在一边,“说起来,你和齐藤到底为什么会打起来啊?”

“……”他沉默了一会儿,却反问我道:“你是怎么来做这份工作的?”
“嗯?”我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望他,却见他脸上有着格外认真的神情。于是也认认真真地回答说:“我们家开着玩具厂,所以我一开始在家里帮工,后来认识了一个玩具设计师,又在她的工作室里帮忙,再后来偶然结识了一位道具师先生,他推荐我来台里工作……哈哈说起来我超幸运的吧!”这么幸运才能遇到你啊。

“那你一定很喜欢这个工作了……”
“对啊!”我举起手中的修复好的兔子:“超喜欢的!”
“真好啊……”他笑笑,眼神却有些暗淡。
“健太呢?”
“嗯?”
“你……不喜欢……不喜欢这个工作么?”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虽然他把“烦死了不想干了”挂在嘴边,可是录制也好彩排也好也都在乖乖地做,有时也会早早来台里帮我抬道具和布景,或者一起去偷看其他节目的拍摄进程。

“也没有喜欢,或者不喜欢。”他自嘲地笑笑:“我不像你,有那么明确的‘喜欢’。我上大学也不是因为喜欢,室友叫我一起参加吉他社我就去了,宗介说组乐队吧我就说好,乐队要解散……我也没什么话能说,即使这份这个工作,也是因为走错了面试室……”他皱皱眉头,有些垂头丧气:“我很差劲吧……”

“不对!”我忍不住站起身来:“不是这样的!”
“嗯?”
“在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在吃到第一口草莓味冰淇淋就认定它是自己这辈子最喜欢的口味,有的人却要吃遍香草味蜜瓜味抹茶味巧克味之后,才能确定自己最爱的是草莓味。但是,这有什么关系!”我急急地说着,不想看到他否定自己的样子:“不管健太喜欢现在的工作也好,不喜欢也好……再去找新的工作也好……我,我……”

“我都会支持健太。”我鼓足勇气拉住他的手,重重地点头。
“你这家伙……快要搞哭我啦!”他有些不好意思,抽出手来作势要拍拍我的头,举起来的手却轻轻放下,温柔地拂过我的头发。

“话说回来,到底那天你和齐藤到底为什么会打起来?洋子说她当时都被吓坏了呢。”
“哦,还不是因为他要去演什么舞台剧,不过放心我们已经和好……”

“什么?!他要抛弃我们节目?太过分了吧!”
“……你,你刚才不是说找新工作也没关系……”
“那是健太你啦!齐藤可不行!”我气呼呼地回答。

“啊?你对我还真特别……”
“那当然啦!”因为你是健太嘛。

我笑咪咪地将生姜烧里的肉片夹给他更多。


tbc.

啊啊,追爱豆的同感吧……

剧真好看啊……

5……好搭

智月💙……

有没有人想点文?bg,玛丽苏,狗血段子🐶……